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原标题: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出品|搜狐财经

作者|岳家琛

近日,实地集团遭遇商票兑付风波。

网传照片中,多位实地集团商业承兑汇票的持票人聚集在广州富力盈凯大厦维权。该图片虽未经证实,但据多位广州地产行业人士称,近期确有一些供应商,要求实地集团兑付商票。

公开信息显示,实地集团董事长张量,是富力地产集团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张力之子。

7月27日,富力地产发布自愿性公告称,富力地产及其附属公司与实地集团无直接或间接的有构成财务负债的财务贷款或担保安排。此外,富力地产与实地集团并无任何股权关系。

最新消息是,7月27日,实地集团透过媒体表示,目前实地已经跟持票人达成共识,妥善解决了问题。然而搜狐财经联系到一位实地集团的逾期商票持票人,该持票人称,目前尚未兑付,亦未能取得联系。

持票人称未取得联系亦无兑付

近期,多位微博用户发文称,实地集团子公司出现了商票逾期,并晒出了商票照片。

其中,一位网友晒出两张出票人为遵义实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款人为广州哈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商业承兑汇票,票据金额各5万元,合计10万元,汇票到期日为2021年6月18日。

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7月27日下午,搜狐财经通过电话联系到这位持票人,上述持票人称,目前逾期超过一个月,尚未收到实地集团的兑付款项。此外,亦无法与实地方面取得联系。

这与实地集团所说的“已经与持票人达成共识”相矛盾。

此外,网上晒出的实地集团到期拒付商票,还包括一张出票人为遵义实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款人为重庆鼎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30万票据。

除了上述遵义的子公司外,实地集团亦有其他多家子公司出现商票危机。

其中,网传出票人为广州丰实房地产开发公司和荆门实强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的两张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日为6月29日和7月7日,均未在到期时兑付。

股权穿透显示,上述公司均为实地集团控股公司。

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而上述持有10万元实地商票的持票人对搜狐财经说,据其了解,目前有少部分逾期商票得到了兑付。在其加入的维权小组中,尚有大量商票持票人未获兑付。

频陷商票风波,此前5700万商票逾期

事实上,自今年5月以来,实地集团便陷入商票逾期风波。

5月7日,实地集团子公司惠州市现代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于今年4月底到期的部分面额50万、100万的商票被拒付,共涉及5700万商票逾期。

实地集团在官网上称,由于持票人山西富兴盛涉嫌诈骗,相关款项暂缓支付。

根据实地集团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5月7日,实地集团涉及未兑付商票款为5700万,并承诺积极兑付其中70%应付款。

另外,对于涉及案件的30%部分,因正在进行司法程序,将根据司法机关最终处置结果完成善后工作。

5月8日,实地集团发布声明称,所涉及的到期商票,已100%兑付。

实地商票逾期风波:持票人称逾期超1个月尚未兑付,富力澄清与实地无股权关联

而23天以后,一些持票人反映到期商票仍未完成兑付。对此,实地集团紧急刊登了一则声明解释,“因小额商票的持票人较多,银行系统完成商票兑付的相关流程需要时间”。

另外,天眼查显示,实地集团存在一起“票据追索权纠纷”案,该案将于今年9月在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首次上市失败,借款成本超三年毛利之和

实地集团成立于2006年,最早由张量和母亲廖东芬各持有80%、20%股权,开发的第一个楼盘是广东中山璟湖城楼盘。

实地集团于2020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是至今上市未果。

2020年5月,实地集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2020年11月20日,实地集团招股书失效,首次闯关以失败告终。

实地集团早期与富力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富力的重要合作承建商,实地集团承接了富力多个住宅小区和甲级写字楼建造和装修等工程。

2015年起,实地集团大手笔出手拿地、全国扩张,一度跻身房企百强。但销售额却在2017年突破两百亿后,突然掉头向下。

据克尔瑞数据显示,2017-2019年,实地集团的销售额分别为201.1亿、158亿、119.6亿,行业排名也从89名下滑至153名。2020年,实地集团全口径销售额257.4亿元,排名行业第100位。

虽然规模未能走强,但是实地集团的负债却不容忽视。

由于上市失败后尚未更新招股书数据,因而目前公开披露的最新数据并未涵盖2020年度。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实地集团流动负债总额逐年走高,分别达到253.4亿元、350.2亿元、367亿元,净资产负债率也居高不下,分别为3809%、533%、225%。

值得注意的是,实地的借款成本逐年升高,2017-2019年分别为12.8亿、17.08亿、21.73亿元,甚至超过三年销售毛利之和。

不仅如此,实地集团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量净额严重缩水,由2017年的25.2亿元急剧减少至6.6亿元,到了2019年现金流量净额仅有2.2亿元。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实地于一年内到期的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总额已接近43亿元,而其在2019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0.4亿元,无法覆盖1年内到期负债。根据房企“三道红线”政策,实地集团三条红线全踩,位列红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章来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