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TA:曼联签下桑乔和瓦拉内会改变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看法吗?

来源:The Athletic
作者:Laurie Whitwell
(译)TA:曼联签下桑乔和瓦拉内会改变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看法吗?

在曼联欢迎桑乔和瓦拉内相继加盟的同时,我们还得问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曼联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抗议会持续到何种程度?今年5月2日,部分曼联球迷愤怒地闯进老特拉福德,导致双红会被迫延期,那么这两笔重磅引援能平息球迷们的怒火吗?
当然,格雷泽家族不可能这么简单地就解决这个大问题。在许多球迷看来,尤其是看台上的那些球迷,一个夏窗的良好运作并不能弥补可能彻底改变足坛的超级联赛这笔孽债,今夏的投入更像是超级联赛计划失败后俱乐部老板的临时道歉声明。
自打格雷泽家族杠杆收购曼联俱乐部,让红魔背负了高达15亿英镑的财务代价后,球迷对他们的敌意就从未消散过。
然而,在曼联搞定了今夏的大手笔招募,完成了让索尔斯克亚都表示“没法要求更多”的运作后,真的就能平息球迷掀起的这场风暴吗?
本周三晚上,老特拉福德的反抗情绪已经变得微乎其微了。现场30000名球迷为索帅的首发阵容送上欢呼声,起立庆贺曼联的两粒精彩进球,在曼联2-2战平布伦特福德后,球迷们还向球员鼓掌致意。
这是自2020年3月8日曼联2-0击败曼城以来梦剧场上座人数最多的一次,许多球迷也是近16个月来头一回走进曼联主场。“我真是嗨到不行!”Joanne Marshall在赛前对TA说道。这是一位持有曼联季票超过20年的死忠球迷,也是红魔队歌助威团成员。“足球就是我们的生命。我讨厌无法亲临现场的感觉。”
在这样的情况下,球迷进场的动力就是好好享受比赛;至于抗议,不妨再等等。
同德比郡一战,即曼联今夏季前赛首战,曼联球迷在比赛刚开始时曾经高歌要求格雷泽家族下台,但此后他们的每一首歌曲都只有一个主题——为球队加油。原定于本周六进行的曼联客战普雷速顿被取消了,原本会有3000名曼联球迷前往现场为红魔助威,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继续等待才能知道曼联球迷出征客场会有怎样的表现了。
Tony Park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关注曼联了,还曾经以曼联青训为主题写过一本书——《曼联之子》,他认为等到8月14日新赛季开始时,也就是曼联对阵利兹联的“玫瑰德比”,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不满会卷土重来。“只要是对阵利兹联,那么比赛氛围就会变得完全不同,不论是何种情况,空气中都会弥漫着敌意。”他说,“届时那种氛围可能会让曼联重新把矛头对准俱乐部老板。”
Park买了普雷斯顿vs曼联的球票,还看了本周二曼联同斯塔利布里奇的U23比赛(为纪念在慕尼黑空难中不幸离世的前教练Bert Whalley举办的友谊赛)。Park说:“我们那天都淋雨了,但是感觉依然很棒,毕竟那是上赛季那场曼市德比之后我首次到现场看比赛,我仍然记得麦克托米奈的那脚吊射。”
已经支持了曼联各级球队超过40年的Park接下来还会去现场看下周五曼联对阵基德明斯特的U23比赛,以及一天之后曼联vs埃弗顿的季前赛收官战。然而超级联赛引发的恐惧大到让Park这样的红魔死忠都考虑过远离俱乐部。
(译)TA:曼联签下桑乔和瓦拉内会改变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看法吗?

“我妻子说我差不多失魂了整整三天,我被彻底打击到了。”他解释说,“我真的无法相信他们会在完全不征求球迷意见的情况下就做出这一决定。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意识到另一半根本就不爱自己,于是提出离婚。超级联赛计划彻底暴露了他们压根儿不在乎我们的想法这一事实。”
“如果超级联赛计划得以成行,我可能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季票。我有些朋友现在仍然没有买回新赛季的季票。实际上我自己也保险起见买了新米尔斯俱乐部(曼彻斯特附近的一家业余球会)的季票。他们的比赛级别当然要低很多,但是不至于受到猖獗的商业主义的侵扰。”
Park是一名企业顾问,由于工作原因,他没法参加双红会赛前的抗议活动,省得与曼联的赞助商发生冲突。尽管Park是一名曼联纪念品收藏家,自打格雷泽家族入主后,他就再未购买过任何一件俱乐部相关商品了。
“我没办法举着标语牌加入抗议群体,但我也能接受他们延后了那场比赛。”他说,“这无疑增加了俱乐部老板面对的压力。”
曼联球迷其实也有和格雷泽家族沟通的途径,比如球迷论坛,但是超级联赛计划破坏了双方之间已经建立起的任何一丝信任。
“我们一直在通过官方认可的途径与俱乐部进行沟通,但是如果俱乐部拥有者根本就不听,那我们只能站出来让自己的声音被他们听见。”Marshall表示,“我们必须得明确地向俱乐部老板表达我们已经受够了。我们会早早下班,在全国范围内到处跑,甚至出国看曼联的比赛。我为曼联的比赛牺牲了自己的假期。我们只是要求这些人好好顾及一下全局而已。”
引进桑乔和瓦拉内也只是全局的一部分而已,而Park认为,这只是情理之中的支出水平而已。“这两笔签约只是达到了最低要求。就好比你拥有一座房子,你总得支出一笔钱来满足起码的房屋保养。对于曼联而言,最低限度也是向奖杯发起挑战。”
“支持曼联的这么多年里,我经历过许多低谷了,尤其是当年的降级。我对现在索帅正在努力打造的建队计划很有信心。但是说到俱乐部当前的经营模式,想想格雷泽家族吸走的那么多钱,对球队的大手笔投入也只是俱乐部拥有者应当遵守的最基本承诺而已。”
修缮梦剧场是另一个基本要求,也是之前一直被格雷泽家族忽视的要求。俱乐部显然在今年休赛期完成了相关工作,还在部分地方粉刷了一层新油漆。球场内安装了新的LED灯,重新铺设了草皮,看台J区安装了安全站立席,斯特雷特福德看台架设了新的残疾人便利设施。
据了解,老特拉福德的主客场更衣室也正在扩建中。
修缮梦剧场加上卡灵顿基地的总费用将达到2000万英镑,这笔费用还不算在乔尔-格雷泽今年六月在球迷论坛上承诺的“大局”投资当中。
格雷泽家族还有另一项承诺,就是两位联合俱乐部主席,即乔尔和阿夫拉姆之一每年至少会直接与曼联球迷沟通一次。经历了长达16年的沉默后,这是相当有意义的变化,哪怕是曼联球迷前所未有的骚动逼出的变化。
不变的还是股息,最新一期是在昨天,也就是7月30日发放给股东的。格雷泽家族每年能获得两笔股息,每次大约是800万英镑。让球迷在俱乐部事务上拥有平等话语权仍是一个热门讨论话题。
关于俱乐部股份确切构成的讨论仍在进行当中,而曼联球迷信托(MUST)会将任何潜在方案交给成员们投票决定。有些人认为,现在已经到了美国人兑现在董事会中设立球迷代表的承诺的关键时刻。不论场上是什么情况,如果没能设立球迷代表,就可能引发更多麻烦。不放回想一下,上一次绿金抗议活动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曼联还拿到了英超冠军。
(译)TA:曼联签下桑乔和瓦拉内会改变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看法吗?

说到之前闯进卡灵顿基地要求与索帅沟通,在双红会赛前阻止球队大巴离开洛瑞酒店的那帮激进球迷,他们在新赛季开始后会有什么反应还不得而知。
对于众多只是关注比赛的普通球迷而言,大可以说桑乔和瓦拉内这两笔签约已经暂时中止了公开敌对的气氛。不过曼联球迷仍对一些根本问题保持高度警惕。
“接下来的整个赛季你都会听到球迷不满的声音,因为我们必须得说,总体而言我们对于当前足坛的发展情况并不满意。”Marshall解释说,“俱乐部老板表示他们想要融入这家豪门。行,如果是真心这么想的,那你吸走了多少钱就请投入多少钱。”

文章来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