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在职医生直播带货,不应被鼓励

原标题:医院在职医生直播带货,不应被鼓励

医院在职医生直播带货,不应被鼓励

来源 | 健康界

作者 | 王秀华

编辑 | 胡鑫

笔者昨天从一医疗类网媒平台上读到一篇有关医生直播带货「有人居然年入百万」的报道。

从跟帖看,绝大部分发言者均对在职医生从事直播带货的行为持保留甚至反对态度。但也有人以“在职医生也得养家糊口”为由,支持在职医生直播带货。

孰是孰非?

笔者认为,作为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的医生,网络直播带货之风断不可长。

第一,干扰和影响医院正常工作。

由于健康强国战略的全面实施和社会医疗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人民群众保健意识不断提高,许多潜在的医疗保健需求正在大面积释放。

因此医疗资源的供需矛盾一直不仅未能完全缓解,有的地方还有加剧之势。在这种情况下,目前各级公立医院特别是二级以上医院医务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许多富有奉献精神的医务人员忙得脚打后脑勺,经常处于满负荷甚至超负荷工作状态,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网上直播带货?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俗话说一心不能二用,假如一个医生热衷于直播带货,时常琢磨着每天通过直播带货能赚到多少银两,他还能心无旁骛地为患者服务吗?面对就医的患者时,他能不三心二意、魂不守舍吗?

据了解,为了对患者实行全方位和全天候服务,许多医院,不仅医院决策层和管理层每天24小时保持手机开通状态,连许多临床、医技甚至后勤科室,都要求工作人员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病来如山倒”,不仅住院患者病情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且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也具有突发性的特点,假如允许医生业余时间直播带货,假如医生们都为直播带货整得口干舌燥、哈欠连天,还有相应的精力去应对本职工作范围内突然产生的意外情况吗?

第二,对于提高医务人员待遇来说,采用「允许直播带货」的方式,是「头疼医脚」的旁门左道之举。

有人问了,医生要不要养家糊口?

当然要!不仅医生,任何人都需要养家糊口。但这不能构成在职医生通过直播带货来达到这一目的的理由。

医生的收入与做出的贡献不成正比,这当然是一个早就存在的问题。面对这种情况,很长一段时期以来,不仅许多医疗机构都在国家政策框架允许范围内不断改革绩效考核制度,力争通过绩效考核制度的创新来提高职工的阳光收入,许多医疗机构甚至取得了极具推广价值的经验。

从国家层面来看,也已经将其列入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相关政策出台的密度越来越高,措施越来越有力。

随着上下两个积极性的充分释放,让医生过上与自己贡献相匹配的体面生活这一美好目标并非遥不可及。对中国医疗卫生队伍的稳定和医疗事业的健康发展来说,这才是阳光之道。

如果舍此而让在职医生通过直播带货来提高收入,且有“年入百万”的大饼悬在半空之中,起到的是不是涣散医疗卫生队伍军心的恶劣作用?是不是旁门左道和极为荒唐之举?

第三,易对消费者形成误导并触碰相关法律法规的红线。

医生直播带货之所以受到消费者关注,最根本的原因是“医生”这一职业身份的加持,且其供职医疗单位也有潜在的为其行为背书的作用在。

在公众心目中,医疗行业是神圣的行业,医生群体是时下社会上最受信赖的群体之一。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一行为比明星为某些产品代言起的作用的力度更大。

当许多被从众心理裹挟的消费者一窝蜂般去买某些医生大V推荐的洗发水、巧克力之类的食品时,吸引他们的是对医生的信任,同时也是医生将自己的职业身份成功地实现了变现!

但医生们这样做的时候,是否想到过其行为是否符合《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电子商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要求?

要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美事,任何收益都伴随着风险!

当那些医生大V拿钱拿到手软的时候,是否想到过那些钱有一天有可能变成烫手山芋?当自己沉湎于带货顺畅、商家围猎的美好情境中时,是否想到如何真正为自己、为消费者、为自己所供职的医疗机构负责?

趋利之心人皆有之,但总要控制在理性范围之内,一旦无限度膨胀,就很可能走到事与愿违、悔之无及的邪路上去。

第四,对医德医风形成正面挑战。

许多有识之士,历来都反对对医生群体的道德绑架,这当然是完全应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医疗卫生队伍历经千百年和多少代人形成的优秀医德可以被冲击甚至被颠覆。

相信每个踏进医疗领域大门的人都熟知希波拉底誓言,许多人甚至可能会倒背如流。“无论至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是大多数医界中人自觉遵循的行为准则,且一代代传承下来并被发扬光大。

不仅医疗卫生领域由于其具有的独有特点,会形成有别于其它行业的独特道德要求,任何行业都会有区别于一般道德准则的独特要求。

南宋时期的岳飞,不是曾经发出过“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的感慨吗?

再看看现在的医疗卫生队伍,假如允许医生直播带货之风弥漫开来,让个别被国家和医院培养的医生以医生身份为光环,知识积累为资本,所供职的医院为潜在平台,一头扎进直播带货的大海中赚得盆满钵满,那些忠于职守、默默奉献的医务人员会作何感想?

长此以往,整个医生队伍历来坚持的“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这一医德核心和底线,还能不能坚守下去?多少代优秀医务人员日积月累而成的“信用卡”,是不是有可能被直播带货的医生刷爆?

当然,市场经济环境中,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各类人员的自由流动是必然趋势。某位医生假如真地喜欢上直播带货这一行当,完全可以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辞去现有职务,爱怎么玩怎么玩。

总之,甘蔗没有两头甜。

据说,某些地方已经对公立医院在职医生的直播带货做出了禁止性规定,此举很有必要。这既是对消费者负责,也是对整个医疗卫生队伍的爱护和对医疗卫生事业高度负责。

医院在职医生直播带货,不应被鼓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章来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