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每天给老婆做饭,又把挣得钱都给老婆花的好男人还有吗?(老公挣得钱不给我怎么办?)

我算一个,但结局是离婚了。

我们结婚后工资卡她保管,我每个月只花三五百,剩下的钱都是她在管。每天早上上班前把早饭给她做好,等晚上下班了回来给她做晚饭。中午她都是要外卖。家里家务什么的大部分也是我来做。每天兜里最多也就有个烟钱,请客吃饭都要她批准。经常夜里十一二点给她出去买夜宵。我感觉我能对她好的都做到了,可最后还是离婚了。

不是因为出轨,可能是有些太宠,以至于她有些得寸进尺,丁点儿大的事情都会搞的天翻地覆。而且一点劝也听不进去,生气了只要不发泄出来,打砸东西都是轻的。记得有一次是怀孕八个月的时候也是因为一件小事半夜一点多,只穿着睡裙,跑到在零下十来度的室外,怎么哄也不回家,一点也不顾及肚子里的孩子。

我是每天给她做饭,挣得钱也都给她。离婚后身上只剩几块钱,连包烟都买不起。这样做对吗,全心全意的付出,落个人财两空的结局。

这样的男人兴许在女人眼里是居家好男人,可终究现实太残酷。我一直觉得结了婚就该对人家好,必要的包容与宠爱是维系夫妻感情的基础。我的婚姻中我没有做错,对她的付出也没有错,错的只是遇到了不值得的人。

好像没有了吧?有也是极少的了。要是有也是有女主的男人了,这样的好男人不可能还单着。如果还有这样的好男人还单着,我现在就约一个带走,我不需要他赚钱养家,我只需要他一心一意对我好就行。我可以每天给他做饭烧菜,他可以每天给我洗脚给我暖床哄我开心。[害羞][害羞][害羞]

愿意每天给老婆做饭,又把挣得钱都给老婆花的好男人还有吗?(老公挣得钱不给我怎么办?)
愿意每天给老婆做饭,又把挣得钱都给老婆花的好男人还有吗?(老公挣得钱不给我怎么办?)

谢谢邀请:题主讲的这样男人是榆木男人。笔者是这样认为。

为什么这么讲,题主认为是好男人,我持反对态度。理由是:

一是这种男人没主见,男人必须是有主见,奋斗有目标。当然男人在为家决策时需和家属沟通。

二是天天做饭什么的,家务包揽末必好事,会把女人逐渐培养成懒性,家要兴,必须有携手共创美好明天,题主讲的这种男人不可取,这种女人更不可取。

三是当今社会,由于网络方便,再加上女性资源紧缺,各种优惠,鲜花都涌向女性,中国式的传统女性越来越越少,本来在老年女性中还保留着,但是随着风起云涌,也有部分老年朋友推波助浪。

笔者觉得家,夫妻应同甘共苦,共同承担家庭的一切,不能一味当一朵花供养着,这种行为不可取。(笔者的观点可能遭部分女性反对,请你保留你的观点,免黑,喷)

有,他老婆病不能动了才会这样,又给她钱花,又给她做饭。不然正常的男人不会要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正常的女人也不会让老公这样做。

“每天埋头做饭,挣钱全都上交,这样的老公下辈子一定不要了!拜托老天,给我换换吧!”

我的一个朋友小颖是这么祈祷的。

我听了大笑,是,我理解她,我们家那位也是这样的老公,嗯!下辈子要是给换了,我也没意见!

好多女人总是看一面。看A面。光鲜亮丽的正面。可其实,反面也存在呀!

小颖,哎呀!啥小颖,其实她今年也快五十了。

干练的小颖是一家日资企业的高管。早年她是学日语的。在一家日资企业当翻译,最后凭借着自己的专业精神,一步一步在男性员工为主体的日资企业中,成为一名既能沟通外界,又能加强内控的高级管理人员。

小颖平日里总是一身干练的西装,搭配黑色的平底鞋。长发一挽(据她介绍,这样的发型最省事)走路虎虎生风。一看就是在职场打拼的丽人。一脸严谨肃穆的表情。

我其实跟小颖的丈夫熟。她丈夫和我老公是一对儿“腻友”。这二位都是烹饪爱好者,野生厨艺大师。我先生偏鲁菜,他丈夫偏西餐。这二位经常私下交流,一起看球,煎炒烹炸,无忧无虑。

我先生像一个大号的郭德纲。看着就是喜兴开心。

她丈夫像一个大号的张国荣。看着就是舒心宜人。

这二位宜家宜室,贤淑忠贞的“大宝贝老公”,对妻子来说即是“价比千金”,也是千斤重担呀!

因为,很简单,你要成为这个家的主心骨,方向盘。

小颖和丈夫是大学同学。她丈夫后来留校了。在学生处工作。听着好听,名牌大学的老师,其实,就是一个管学生军训的。每到开学时,把新生整编列队,像赶羊一样,赶到部队去军训。等军训结束了,在赶回来……

没有技术含量,不图上升空间。她丈夫就是这样,不嫌烦的干了快二十年了。一点提升的心气都没有。每日里都是悠哉悠哉……

小颖说:“他要是行,还用我往上冲!”

这么多年。无论是公公看大病。小姑子上大学。小叔子买房子。侄子出国留学。还是自己闺女的上重点,考雅思,赴美读研……

里里外外的事,都是得等着小颖决断。小颖处理。小颖操办!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家子都等着小颖大奶奶挣钱呢!

丈夫的工资,倒是一分不留,全都上交。前几个月才过万。他都五十了。在天津真不算多。这么多年,就是小颖养家买房,照顾老公一大家子……

“我们家那口子就是个“大花暖瓶”!

小颖形容她丈夫的词让我笑的前仰后合。也是,比“大花瓶”强点儿,又暖又漂亮!但是,也就这样了!

“咱不挑了。不捣乱,听指使就可以了。我也是强势脾气。一般男的接受不了。”对于丈夫小颖挺满足的。

我们先生就差点了。他以前不听指使。

他以前做买卖。赚了钱。那时候还是两千年,做买卖的少,有点技术的全发财了。我让他多买几套房子,老老实实吃老本。他不干。他要驰骋商海,成为一代儒商!(想的挺美)你要说什么人家能力不行,他立刻跟你急。

“你就看好你以前的朋友。你就看我不行!我偏要让你大吃一惊!”

结果不久真让我“大吃一惊”了。

先生一次生意上的错误判断,导致满盘皆输。财产全损,还欠了人家百十万。他回来就是一句话:“我们离婚吧!房子给你,债务我背!”

气的我直跳!

我已经因为不孕不育离过一回婚了。再离?我这辈子合着不干别的,光倒蹬结婚离婚了!

万般无奈之下,“大病初愈”的我,只好穿上早已封存的西装外套,重新开始往来奔波,周旋辗转。一点一点从捋帐开始,接收他的烂摊子。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把欠款还上……

其实,先生也知道心疼我。一次我在饭桌上和人谈事,精神状态不好。先生说:“我爱人刚‘初愈’,就忙我公司的事儿,真不容易!”客户也挺感动的。

最后合作完了,那个客户大哥还关切的问我:“看你这么瘦弱,真不容易呀!我一直不敢问,但是,我还是想不通,您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进去的’呀?”

哎呀!这哪儿和哪儿呀!

自此之后,我立了规格。再不许我先生做生意了。他不是运气不好,是能力真不行。我身体又不好。既然是“初愈”了,就再也不想再进去了……

先生也表示举手同意了。他老老实实回原单位上班去了。

他的工作单位是一家国有大型军工企业的分公司。他不久之后,成为该公司的负责人。这是一个三十多人的小办事处,他带领着员工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科学管理,艰苦奋斗了十五年,之后……

如今,胜利,关张了!

他被调回总公司后,继而被发配边疆了。

事实证明,一个好厨子,是无法成为一个好经理人的。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夫,也不太会是一个职场精英,集团老总。

就像绣花针不会是千斤棒,耳挖挠不是大铁锹,各人有各人的所长。各人有各人的短板一样。我们不能全面要求。

在外驰骋商海,回家煎炒烹炸。出门霸道总裁,回家低眉顺眼。这样的丈夫只存在于网络小说里。现实中可能有,但是,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再者说,我自己条件也不好。身体差,不会生。长得不美,想的美。脾气不好,想当家。所以,做配大号郭德纲还是蛮好的。

咱知足了!

我弟弟就是一个集团的老总。做饭?他好像只会煮鸡蛋和熬制麦片粥。这是他在英国留学期间学会的。现在,他基本不去厨房。

至于挣得钱上交?他现在的妻子,连他有几套房子都不知道。也不敢问,那是一个专职提供情绪价值的小美人!

小美人很有自知之明,只要是让我开上法拉利,带上蒂芙尼就可以了。这就是好老公!我不要求丈夫再为我做饭洗衣,更不指望丈夫对我俯首帖耳。

我发现人只要有自知之明,好多事都好办了!

愿意每天给老婆做饭,又把挣得钱都给老婆花的好男人还有吗?(老公挣得钱不给我怎么办?)

夫妻俩结婚过日子,本身就是不分你的我的。一,做饭是享受生活的表现,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自己做好的饭菜,其乐融融,高高兴兴,是家庭和睦的象征,作为丈夫,为人之父,何乐而不为。二,男主外挣钱,女主内相夫教子,是件好事,有分工,有合作,家和万事兴。三,作为大多数普通群众,挣钱不多,把钱集中在一起,统一管理,统一开销,可以集中力量,办一些大事,分散游击,最后,挣一点花一点,结余不多,是非常不利的。

首先谢谢提问者,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搞笑啊,做为一个男生,在家做饭,还要把自己挣的钱全部上交老婆,请问找个老婆是来当祖宗的吗,我也是个女的,取老婆是来当祖宗的,那完全没有必要,每个生儿子的家都不缺祖宗。

有,我前夫就是。给我花钱从不手软,而且家里都是他做饭,但是为什么我会跟他离婚呢?因为他酗酒,每周喝醉三到四次吧,经常喝到找不到路回家,大半夜我抱着孩子满大街找他,喝完酒就喜欢找茬,不是跟我吵架就是拿我儿子出气。所以,愿意给你做饭,又愿意给你花钱的不见得就是适合你的好男人。

有啊,谁说没有,我老公就是这样的好男人,洗衣服做饭他全包了,关心我,爱护我,虽然我们现在是50多岁的老夫老妻了,我们之间新鲜感依然有,虽然我们有时也吵吵闹闹,可跟锅碗瓢盆在一起过日子,谁家没有呢,我不追星,我不养宠物,老公就是我的国宝,如果有来生,我还嫁给他,今生遇到他,足矣!

愿意每天给老婆做饭,又把挣得钱都给老婆花的好男人还有吗?(老公挣得钱不给我怎么办?)

这就是我啊!每天买菜做饭,和老婆儿子逛街负责掏钱,时不时再赞助赞助,大的开销都是我的。就是工资卡没有给她。比交工资卡的老公肯定给的多不少啊!

文章来自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合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